提示:请记住全本小说网最新网址:foshankaisuogongsi.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全本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大荒蛮神下载

双天祥4087万字5630人读过连载

《大荒蛮神下载》印加宝藏 作者:克莱夫·卡靳 译者:邹惠小海湾圣菲利浦充满了节般的欢乐,码头上挤满了。当巡逻艇开到构成港口防波提入口处时,码头上处洋溢着兴奋热烈的气氛 马德拉斯转向皮特。“真是个盛大的欢迎场面。 皮特被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是当地的节日吗” “听说了你这次奇特的地下旅行之后,他们特赶来欢迎你的。” “没有,先生。因为你发现了淌在沙摸底下的河流,从里直到亚利桑那州,所有贫瘠干旱的土地上苦苦挣的农场和牧场主人都把你成了英雄。”他冲着两辆卡车点了点头,车上的技人员正忙着往下卸电视录设备。“这也是你为什么了重要新闻人物的原因。 “噢,老天,”皮特不禁呻吟起来,“我想要的是一张软软的床,让我睡3天3夜。” 透过船上的电台,皮特从桑德克上那里得知,洛伦、鲁迪和尔虽然受了伤,但都还活。听到这个消息,他的精状态和身体状况大为好转桑德克同时告诉他一些最消息。塞勒斯·萨拉森死比利·雅摩之手,盖斯基和拉格斯岱尔在莫尔夫妇协助下,抓住了佐拉和奥斯利,收缴了华斯卡宝藏 皮特平静地想着,那个小部落里的人总算有希望。 似乎过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之后——其实不过是分钟——波凯里阿号在一中第二次靠上了阿尔罕布号。从渡轮上层的乘客甲上抖落下一条长长的纸标,上面的字是刚刚才写上的。标语上写着:“欢迎从死神那里归来”。 一组墨西哥街头乐队站在运汽车的甲板上,正演唱着首似乎很耳熟的歌曲。皮从巡逻艇的栏杆上探出身,竖起耳朵听了听,随后头往后一仰,哈哈大笑起。不料这一笑,他的肋骨刻就火烧般地痛了起来,痛得他弯起了腰。乔迪诺接老朋友的恶作剧终于达了预期目的。 “你知道他们在唱些什么吗?”马拉斯问,皮特既高兴又痛的模样有点让他感到吃惊 “我很熟悉这首曲子,但听不懂歌词,”皮特忍疼喘着气说,“他们是用班牙语演唱的。” 看着他们走过来 看着他们走过来 带着你心爱的姑娘,你真正的伙伴 不要忧伤,别说忧伤 和他们一起走,听着音乐和歌声 你的好伙伴,仍在忧伤中待 等待着李将军的到来 “Miralosandando,”马德拉斯困惑地重复着,“他们唱的什么意思,‘到坝上去’” “是Levee,”皮特猜测道,“这首歌开;句的意思是‘去出席总的招待会’。” 此时,鼓号声和吉他声响成一片乐队里的七名歌手扯着嗓齐声高唱他们所改编的《待李将军》。人群蜂拥到轮上,洛伦挤在人群中,命地挥着手。她看到皮特人群中搜寻着,直到最后到了她。 她看见他头上缠着绷带,左臂吊在吊带,手腕上打着石膏。他那借来的短裤和高尔夫衬衫他在身着制服的墨西哥海官兵中格外显眼。乍看之,在经历了充满磨难的地之行后,他仍然精神焕发但洛伦知道,皮特善于巧地掩饰疲劳和疼痛,而这她已经从皮特的眼睛中看了。 皮特看到桑德克上将站在乔迪诺的轮椅后面他眼睛四处寻视,又找到戈多·帕迪拉,他正用一手臂搂着他的妻子罗莎。酥、果陀和那个他总是记住名字的技师助手站在一,手中高高地晃动着酒瓶随后,跳板放了下来,皮依次和马德拉斯以及希达戈握手告别。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派给我的救兵。他把我照顾得好极了” “其实是我们欠你的情,皮特先生,”希达尔说,“离这里不远处有我母的一家牧场。在把河水你发现的那条河里引出来后,他们将得到很大的好。” “请你们帮我办一件事。” “只要是我们能办到的,绝对没问题。马德拉斯说。 皮特咧嘴一笑。“千万别让他们把条该死的河用我的名字命。” 他转地身去,走过跳板,来到渡轮的汽车甲上,一下子就淹没在人海了。洛伦冲到他面前,却突然停住,慢慢伸出双臂住他的脖子,以免自己的体压痛他的伤处,然后嘴颤抖着亲吻了他。 她退后一步,泪水盈眶,微笑说:“欢迎你回来,水手” 人们一拥而上。皮特在与桑德克和乔迪诺握手,报纸记者和电视台记者甲板两边拥上来围住了他 “我原以为你这次铁定要买墓碑了。”乔迪诺说脸上灿烂的笑容宛若拉斯加斯机场上闪烁的霓虹灯 皮特微微一笑。“要是没找到颠簸号,我是活不现在的。” “我希望你能认识到,”桑德克,假生气地皱起眉头,“你的龄太大了,已经不适合在下洞穴里游来游去了。” 皮特宣誓般地举起未受伤的那只手。“请你帮帮我上将,要是我再朝某个地洞穴里看上一眼,你就拿打断我的脚。” 这时香侬走上前来,在皮特嘴上一个长吻,让洛伦看得有吃味。最后,她放开皮特。“我一直想念着你。” 皮特还未来得及回答,迈尔斯·罗杰斯和彼得·邓已经握住他那只手使劲摇了。“你真是条硬汉。”杰斯说。 “我把电脑摔坏了,把你的资料也弄丢,”皮特对邓肯说,“实抱歉。” “没关系,”邓肯咧嘴笑道,“既然你在已经探明这条河是从撒深渊一直通到卡皮罗特山下,又找到了这条河在海的出口处,我们可以用配有发射装置的漂浮音响地物理成像仪来追踪这条河路径。” 就在这时,绝大多数人都没注意到,一破旧不堪的墨西哥计程车上了码头。一个只裹着一毯子的男人从汽车里跳出,急匆匆地穿过码头,直汽车甲板。他低下头,在群中撞开一条路,一直冲皮特跟前。 “鲁迪!”皮特大叫一声,猛然伸出臂搂住这个矮个子男人的膀,“你是从哪里掉下来?” 像己安排好似地,毯子从格恩上着石膏夹板手指中滑落,掉到地上,鲁迪身上只剩下一件医院病患服。“我从护士那里命逃了出来,到这里来迎你。”他坦然自若地说。 “你恢复得还不错吧?” “我一定会在你之前回海洋局上班的。” 皮特转身招呼罗杰斯。“迈尔,你有带相机吗?” “一个优秀的摄影师走到哪都会带着相机。”罗杰斯压住人群的的嗜杂声喊着 “替这三个在卡皮罗特山受尽苦难的老伙计照张。” “还得加上我这个受尽苦难的女侠。”洛伦说边挤到他们中间。 罗杰斯连拍了3张,记者们也挤了上来。 “皮特先生!”一名电视台记者把麦风举到他面前,“你能为们讲讲那条地下河的情况?” “我只能说它确实存在,”他不假思索地回道,“而且水源充足。” “你认为这条河有多大?”他悄悄用臂搂住洛伦,捏了捏她的屁股,脸上却出一副苦苦思索的神情。我想大约有格兰德河的三之二那么大吧。” “有那么大吗?” “一点也没错。” “你在地下暗河里游了一百多公里,有么感受?” 皮特最讨厌记者问感受,有人没带降伞从飞机上掉下来,他们要去问目击者有什么感受这种询问真叫他烦恼。 “感受?”皮特说,“目我的感受是,如果不赶快厕所,我的膀胱就要受不了。” ------------------ 第六十二香侬和迈尔斯潜祭潭已经过了1小时又45分钟。此时,任何救援行似乎都是徒劳的已经没有办法救他们了。他们的气早已用尽,肯是死了。古往今,无数生命消失这可怕的潭水之,如今,他们的列里又增加了两牺牲寄。 查科用充满绝望的颤嗓音通知米勒,鲁海军凑巧没有好应付紧急状态准备。他们的水逃脱抢救分队正在秘鲁南部靠近利的边界执行训任务,根本不可在太阳下山之前潜水队及其设备到石灰岩洞。米对这种反应迟钝办事不力的作风表焦虑,查科也有同感,但却无为力。在南美洲少会有人把速度题摆在首位。 一个女学生首先到了声音。她双成环状贴在耳边身体前后晃动着活像一根雷达天。“直升机!”激动地叫道,指指被树梢坦住的方。 潭沿周围的所有人全都静下来,期待地倾着,旋翼叶片振空气的嗡嗡声隐约约地朝他们传来,而且越来越。1分钟之后,一架侧面漆有NUMA(译注:国家水下海洋局[National Underwater and Marine Agency]的缩写。)字样的直升机飞了他们的视线。 这飞机是从哪儿来的?米勒想着精神为之一振。机上没有秘鲁海的标志,显然,一架自用飞机。 直升机朝石灰岩洞旁边的小片空降落下来,把周的树梢搅得哗哗响。飞机起落架在空中时,机舱就打开了,一个着乌黑鬈发的高子男人敏捷地跳地面上。此人身一件用于温水潜的短小防水衣。没有理会那帮年人,而是径直地到米勒面前。 “是米勒博士吗” “对,我是米勒。” 这位陌生人脸上浮现热情的笑容,伸一只长满老茧的。“对不起,我没能早点赶来。 “你们是谁?” “我叫德克·皮特。” “你是美国人。”勒说,盯着这张犷的、眼含笑意脸。 “我是美国国家水下海洋特别工程处处长据我所知,你们两个潜水者在一水底洞穴里失踪。” “是石灰岩洞,”米勒纠他说,“近两个时前,香依·凯西博士和迈尔罗杰斯潜入水中到现在还没有浮水面。” 皮特走到潭边,低头污浊的水中望了,一眼就看出这的潜水条件实在糟糕透顶。潭水边缘部分盖着一绿色的黏浊物,央则黑漆漆的,下去深不可测。种迹象都显示,了打捞尸体之外没什么可干的了“这可不怎么吸人。”他深思着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米勒。 “海洋局在秘鲁正西方的海进行水底地质测。秘鲁海军司令透过无线电发出个调派潜水员参抢救任务的求救号,我们回了电显然,我是第一到达出事地点的。” “你们是海洋学家,怎么够在这种深潭中行抢救打捞工作?”米勒突然发火来,厉声质问。 “我们的考察船配备有必需潜水器材,”皮不动声色地说,我不是科学家,是海洋工程师。只受过几次水底捞训练,不过我个相当不错的潜员。” 垂头丧气的米勒还没来及回答,直升机引擎就熄了火,翼叶片也慢慢停了转动。一个像头工人般胳阔腰的矮个子男人挤了舱门,走上前。他那副模样跟高又瘦的皮特正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是我的朋友和助手艾乔迪诺。”皮特绍他说。 长着一头浓密乌黑鬈的乔迪诺点了点,简单地打了个呼。 米勒朝他们身后直升机的风玻璃望去,看里面已没有人,禁发出一声绝望呻吟。 “你们两个人,只有你两个人,我的天至少需要12个人才能把他们弄上。” 皮特对米勒的激烈言词一都没生气。他宽而理解地盯着这人类学家,他那泛着蛋白石光泽深绿色眼睛里流出慑人魂魄的气。“交给我吧,士,”他用不容疑的口吻说,“和艾尔一定能办这件事。” 在作过简短计划之,皮特仅用了几钟的时间就做好潜入水潭的准备他戴上全套国际水制式EXO一二六型面罩,这种罩配有适用于污状况的散热空气节器,其耳机插插在海洋技术制MK1一DCI型水用对讲机上。着,他又背上一一百立方升的氧筒,并携带一个力辅助器,辅助上有一排显示水、气压和方位的器。在他套上这装备的同时,乔诺把一根粗壮的龙制安全绳连接他的耳机上,又他拦腰系上一条急脱身扣带。然,乔迪诺把剩下安全绳缠绕在直机内的一个大卷上,接着又连接机舱外的一个扩器上。最后,他查了一遍皮特的备,拍了拍他的袋,对着通信系的话筒说: “看起来不错。你听见吗?” “就是像是在我脑里说话一样。”特回答道。他的音透过扩音器传来,所有在场的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的声音怎么?” 乔迪诺点了点头。“非常楚。我在上面监你的减压进程和水时间。” “了解。” 皮特把安全绳在一只膊上绕了个圈,手紧紧抓住它。后,他从面罩的片后面朝乔迪诺了眨眼睛。“好,让我们开始表吧!”乔迪诺朝勒的四个学生打个手势,他们便始从卷轴上一圈地放开尼龙绳。贴着石灰岩洞壁点点反弹下落的依与与迈尔斯不,乔迪诺把尼龙绑在一棵枯树的根部,这棵树从峭的洞沿上伸出足有2米,这样皮特下落时就可以免在石灰岩上擦身体。 米勒想,作为一个明知己正把朋友送上亡之路的人,乔诺显得出奇地镇、有条不紊。他认识皮特和乔迪,也从未听说过对传奇的搭档。怎么可能知道,近20年的海底冒险生涯中,这对凡的人物早已养一种准确判断生机会的能力。米确信,皮特他们所作所为不过是中捞月,但他也能束手无策地站一旁。当皮特接水面那层绿色浮时,他俯下身去焦急地望着。 “看起来怎样?乔迪诺在对讲机问。 “就像我祖母的碎豌豆汤样。”皮特回答。 “我可没建议你取样化验。“我根本没想到一点。。皮特的脚插人了黏浊层中,之后他们俩再也没有讲话。水没过皮特的头之后,乔迪诺松安全绳,以便让能自由活动。潭的温度比浴缸里热水仅仅低10度左右。皮特开始调节器呼吸。他过身去,用蛙鞋着水,潜入阴沉的死亡世界中。来越强的水压挤着他的耳膜,为平衡压力,他在罩里用鼻子呼着。他打开海洋潜探测灯,但所发的光在一片黑暗却显得极为微弱 突然间,他钻出茫茫黑暗,进一片清澈透明的阔水域之中。他中的光束不再把藻的影子映到他脸上,而是突然向远处。黏浊层的这种急遽变化他大吃一惊,觉自己仿佛是在太中邀游。“水面4米处的能见度非常清晰。”他向面报告说。 “有其他潜水者的影吗?” 皮特慢慢游了一个360度的圈。“没有,什么都没有。 “你能看清楚潭底的情况吗? “还可以,”皮特回答说,“水清澈透明,不相当昏暗。三分二的阳光都被水上的浮垢给遮住,不能射到潭底潭壁附近光线很,为了找到尸体我准备进行全面寻。” “安全绳够长吗?” “让绳保持在松状态,以免在往潜时妨碍我的行。” 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皮特沿着陡峭的石岩洞壁绕圈下潜好像是在顺着一硕大的螺旋体旋而下。他把每个隙都探查了一遍几十亿年前沉积成的石灰岩表面盖着矿物质,构奇形怪状的抽象案。他缓慢地游着,把手中的光在自己前面扫来去,不由生出一在无底洞上空翱的强烈幻觉。 终于,他贴近了潭的底部。这儿没有坚硬的沙地也没有水底植物只有一块凹凸不的浅灰岩石,上覆盖着一层令人心的褐色淤泥。在超过36米的深处我看到了潭底但仍然没有凯尔或罗杰斯的踪影” 在高高的潭沿上,米勒一脸然地盯着乔迪诺“他们一定在潭,他们不可能就么消失了。” 在深深的水底,特缓慢地蹬水滑,小心冀冀地与底的岩石保持有1米的距离;他极注意避开淤泥,为淤泥可能会升成一片障眼的泥,几秒钟之内就使能见度降为零而且,这种淤泥旦被搅混,可能在水中漂浮几个时,然后才慢慢落到水底。在他上面的温水层下到冷水层之后,水就变得冰凉刺,他不由自主地了个冷颤、游得慢了。他利用补器补足微弱的浮,保持着一种头略微下倾、蛙鞋翻的潜泳姿势。 他小心冀翼地将手插到褐色的淤中,他的手已经到了潭底岩面,淤泥却尚未没过的手腕。皮特觉奇怪,淤泥怎么这么浅呢?潭壁侵蚀作用和地表径流(译注:指除了蒸发的、被土吸收的和被拦堵水之外,沿着地流动的雨水。)作用已经持续了无个世纪,因此这地下底岩的表面盖层应该深达至2米才对。他的身体平稳地漂过一看上去像是生长淤泥之中的白色丛。他抓住一根满瘤状物的树枝轻轻地把它从淤中抽出来,这时才发现,自己手握着的是一个古祭祀牺牲者的脊骨。 乔迪诺的声音从他的耳机传来。“请回答” “潭深37米,”皮特边扔骨头边说,“潭遍布白骨。这儿七竖八躺着的骷很可能有200具。” “仍然没有他们俩尸体的影吗?” “没有。” 皮特注意到,有一具骷的手指骨正在阴森的潭水中竖立,不由得感到一冷气顺着自己的背直升到脖子。髅的胸腔旁扔着副锈迹斑斑的胸,骷髅头上则依套着大约是16世纪西班牙人的头。 皮特把这个发现报告给乔迪。”告诉米勒博,我在潭底发现一具死去多年但盔和购销仍然完无缺的西班牙人体。”随后,他眼睛好像被一股其中的力量所吸,顺着骷髅一根曲的手指所指的向望了过去。 那边躺着另一具近死去的尸体。看上去似乎是男,双腿挺直,头后仰着。尸身的肉尚未完全腐烂尸体仍处在皂化态之中,肌肉组和器官都已经转为坚实的皂状物。 从此人昂贵的旅行靴、系在子上的红丝巾和嵌着绿松石的那鹤(泽注:美国西南部一个印第安部落)银扣带,皮特一眼就看出他是当地的农民。管他是什么人。的年龄应该不小。随着皮特游动引起的水流,尸上那缕缕银丝般头发和胡须微微曳着。尸体脖子一道宽宽的刀口明了此人是怎么的。 在潜水灯的光束下,一枚大的金戒指闪闪光,上面镶着一硕大的黄宝石。特想,这枚戒指查明死者身分或会有帮助。于是他勉强咽下涌到咙的胆汁,把戒从死者正在腐烂手指上褪了下来不过,他心里一七上八下的,唯有个朦胧的鬼影现在自己面前,责自己盗尸。尽这件事使他感到心,但他还是把指在淤泥中抖了,以洗去原先佩者的痕迹,随后把它套到自己的指上。 “我发现了另一具尸体”他通知乔迪诺。 “是潜水者中的一个,还是代西班牙人?” “都不是。这个人的死亡时间可在数个月到一年前。” “你想把这具尸体弄上吗?”乔迪诺问 “还没想过,这要等找到米勒士的人再说——一股猛烈的水流然朝皮特扑过来打断了他的话。股水流是从对面壁里一条暗道中出来的,它像旋卷起滚滚尘土般把淤泥全都搅动起来。如果没有全绳,皮特就会狂风中的落叶般被这股突如其来湍急水流给冲倒幸亏有这根安全,他才勉强地抓自己的潜水灯。 “安全绳怎么突然拉得这么紧,乔迪诺关切地问“出了什么事? “一股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强水流冲到我身上。”皮特回答道他放松了一下,自己随着水流漂。“这就是淤泥为什么这么浅的因。有一股激流定期地把淤泥卷。” “也许这股激流是来自某地下水系。这个系积聚压力,又过注流经石灰岩底的激流把压力放出来。”乔迪推测说,“让我把你披上来吧? “不,让我再待一会儿。现在能见度已经降为,不过我好像暂没有什么危险。们慢慢地放松安绳,让我看看这水流会把我卷到儿去。这儿一定个出口。” “太危险了,你可会陷到里面出不的。” “只要我留心不让安全缠到什么东西上不会出事。”皮轻松地说。 洞沿上的乔迪诺看看表。“你下去经16分钟了。你的空气还够吗? 皮特把压力计举到自己的面罩。透过深浊的淤,他几乎看不清力计的指针。“可以维持20分钟。” “我给你10分钟。10分钟以后,在你目的深度,你开始减压停留。” “现在你变成老了。”皮特愉快回答道。 “你目前的处境如何”“我感到自己脚正被朝前地拉一个狭窄的通道我可能摸到周围通道壁。我真庆自己有一根安全,否则根本就不能逆水游泳。” 乔迪诺转向米勒。“听起来他好找到了你那两个水者出事的线索” 米勒生气地摇了摇头。“我告过他们。如果们不下潜那么深话,根本就可能免这次意外。” 皮特觉得自己仿佛被吸到一个狭里长达一个小时其实才过了20秒的时间。淤泥雾微消散了一点,部分的淤泥都沉到身后的那个深中去了。他越来清楚地看到了自周围的情形。他罗盘告诉他,他卷到东南方来了之后,通道壁突开阔起来。,面出现了一个淹没水中的宽敞洞穴他看到有个东西他右下方的黑暗闪烁。是金属制,它微弱地反射潜水灯那被淤泥暗了的光束。后他看出那是一具丢弃的氧气筒,近还有另一具。游过去,看了看的压力计。指针都停在零。他转潜水灯绕了一圈以为可能会发现影般漂浮在黑暗的死尸。 潭底冷水消耗掉了皮的一部分力气。能够感觉出自己动作越来越迟缓虽然耳机里依然清楚楚地传来乔诺的声音,就好他正站在皮特身一样,但是他讲话听起来却不那清晰。皮特不再械地做各种动作而是全力控制住己的大脑,发出测数据表、安全和浮力补助器的令,仿佛他的脑里还存在着另一自己。 他竭力地振作精神,强自己保持清醒。想,如果他们的体被冲到岔道中话,那自己在从道口经过时极有能没注意到尸体他迅速地搜索了遍,但除了一双丢弃的蛙鞋之外什么也没发现。把潜水灯朝上照,看见了波光闪的水面。这就表,洞穴的顶上存着一个气穴。 他瞥见了一双苍的脚。 ------------------ 第三这间狭窄的小中再次回荡起耳欲聋的枪声乔迪诺一个扑,用头和肩膀那个吓呆了的兵猛撞过去,他死死地顶在邦邦的墙上,得他哇哇直叫他瞥见那把HK自动手枪在空飞过,之后阿鲁的双手便紧地捂住腹股沟呈蘑菇状扩散的殷红血迹,的脸因恐惧和苦而扭曲变形双目圆睁,大着嘴,却叫不声来。乔迪诺拳打在卫兵的牙上,并顺手走了他手中的动步枪。他猛转过身去,把口对准门外,好半蹲式的射姿势。 这次香依没有尖叫反而爬到房间一个角落里,在那儿一动也动,活像一尊像,呆呆地盯阿马鲁溅到她露的双臂与两上的血迹。如说她刚才吓坏的话,现在她是惊得浑身僵,不知所措。来,她抬起头着皮特,双唇闭,脸色苍白金发上沾着点血迹。 罗杰斯也惊奇地盯皮特。他从那眼睛和一连串物般灵巧迅捷动作中认出了特。“你就是入石灰岩洞的个人吧?”他然地说。 皮特点点头。“错,正是我。 “我们还以为你现在仍待那个洞里呢,香侬声音颤抖说。 “爱德蒙·希拉里爵(译注:爱德蒙·波西瓦尔·拉里,纽西兰险家和登山家)也没有我强,皮特诙谐地笑笑,“我沿着灰岩洞壁爬上下,就像一只人性的飞虫。他把吓傻了的马鲁推倒在地仿佛这个恐怖子是个走在人道上的醉鬼。后,他伸手拍乔迪诺的肩膀“艾尔,你可放松一下了。的卫兵已经统进天堂了。” 乔迪诺笑了起来,嘴咧得很,就像一座被开来的吊桥。把自动步枪扔一边,抱住了特。“老天”我刚才还以为也见不到你这古怪的脸了。 “都是你让我受了这么多,太让我丢脸。我离开你不半个钟头,你惹出麻烦,并我卷到一场当人的犯罪活动。” “你为什么耽搁了这长的时间?”迪诺不甘示弱问,“我们几小时之前就盼你来了。” “我没赶上车。噢,对了,的新奥尔良爵乐队在哪儿呢” “他们可不会演奏石灰洞进行曲。说经的吧,你到是怎样爬上陡的岩壁,又穿丛林找到我们?” “说真真的,这可不件有趣的事。后我们抽时间酒时再聊。” “另外四个卫兵呢?你是怎处置他们的?皮特不屑一顾耸了耸肩。“们的注意力太散,所以全都遇不幸,不是震荡就是头盖破裂。”他的色严峻起来,我碰上一个卫拖着米勒博士尸体走出大门是谁杀死了他” 乔迪诺朝阿马鲁点点头“是我们这位友平白无故地枪打穿了他的脏。也是这个伙把安全绳砍,扔到你头上。” “那么,我就不必感歉疚了。”皮说着,朝阿马瞪了一眼,后正用双手捂住股沟,痛苦地吟着,却又不看一看自己的究竟如何。“知道,他已经能人道了,这我非常快活。叫什么名字? “他自称是图帕克·阿马,”香侬回答,“这是最后位印加国王的字。他用这个字也许是为了起山居人的注。” “那些秘鲁学生,”迪诺突然想起,“他们被赶庙宇下面去了” “我已经把他们救出来。这些勇敢的子现在应该已把那些游击队捆绑好,留待府当局赶来处了。” “他们不是游击队,也算不上是心耿耿的革命。他们是一群着‘阳光道路’恐怖主义旗到处招摇撞骗职业文物窃贼他们抢掠珍贵文物;然后透国际黑市倾销” “阿马鲁只是一个庞大织中的最下级员,就像图腾的地基一样,罗杰斯补充说“他们的客户一些赚取高额润的文物走私子。” “他们的口味很高”皮特说,“我所观察到的况来看,这里藏的贵重文物量之多,足以足世界上半数物馆和私人收家的需求。” 香侬犹豫了片刻,然后走到特面前,张开臂搂住他的脖,把他的头朝一按,轻轻吻一下他的嘴唇 “是你救了我们的命,谢你。” “不能只吻一下,来一下。”罗斯拍着皮特的说道。此时,侬仍然拥抱着特。 “这里面有许多侥幸素。”皮特说露出一种常见窘态。尽管香没有化妆,头湿漉漉且黏糊的,黑色泳衣面套着一件又又脏的衬衫,上穿着一双极协调的旅行皮,但他仍觉得极富性感魅力十分迷人。 “谢天谢地,总算赶到这儿了。”香侬说,不禁打了个颤。 “只可惜我来得太晚没能救出米勒士。” “他们把他拖到哪去了?”罗杰问。 “我是在庙宇大门口住那个拖尸体家伙的。博士尸体躺在台阶面的平台上。 乔迪诺凝视着皮特,从头脚打量着他,意到这位朋友脸上和胳膊上许多黑夜里穿森林时所留下伤痕,觉得自看到的是一位常了不起的男汉,只是他的脚已累得动弹得了。“你这样子就像参加三项全能比赛后,一头栽倒铁丝网上一样身为你的私人级医生,我建你先休息几个时,然后再一返回石灰岩洞地。” “我的脸色看上去我的实际情况差一些,”皮兴奋地说,“后还有足够的间打瞌唾。目的当务之急是我再也不想扮‘森林泰山’样的雄健勇猛角色了。我要乘下一班飞机开这儿。” “真是疯了,乔迪诺半开玩地咕哝道,“丛林中跑了几小时之后,他得真够古怪的”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从儿飞出去吗?香侬半信半疑问。 “绝对能,”皮特说“这点我敢保。” 罗杰斯瞪着他。“只直升机才能出这个山谷。” 皮特咧嘴笑了起来。“我不有其他办法的你想,阿马—或者随便他叫么——怎样才把他偷盗来的物运到沿海港,再装船运往外呢?这得需一个通讯系统因此,这儿一有发报机。我不妨把它借来向外发出呼救号。” 乔迪诺赞许地点点。“说得有理如果我们能够到它的话。这周的任何一处墟都藏得下一手提发报机。们得花几天时才能找到它。 皮特低头看了一下阿马鲁脸上毫无表情“他知道藏在么地方。” 阿马鲁忍住疼,用充满恶意黑眼睛瞪了皮一眼。“我们有发报机。”从紧咬牙缝里出这几个字。 “对不起,我不会相信你的。你把它藏在么地方?” “我什么也不告诉你的。”马鲁歪着瞎说 “你宁愿死吗?”皮特冷地追问道。 “把我杀死,是帮了我的忙” 皮特那双绿眼睛就像高上的湖水般冰刺骨。“你奸并杀害了多少女?”阿马鲁脸上露出一丝蔑。“太多了我都记不清楚。” “你想惹我发火,把一枪毙了,对对?” “你为什么不问我死了多少孩子?” “你是在拿自己开心”皮特举起那点四五柯尔特枪,把枪口顶阿马鲁的腮帮上。“杀了你我觉得没有多意思。一枪打你的双眼会更些;这样除了刚才所挨的那枪之外,你还变成瞎子。” 阿马鲁装出一副傲慢的神态但他那双呆滞眼睛中却流露无法掩饰的恐。他的双唇明地颤动了一下“你在吓唬人” “弄瞎你的双眼之后,砸碎你的膝盖,”皮特谈笑生地着,“随也许要轮到你耳朵,要不然是鼻子。如果是你,看到对占上风时是会服的。” 阿马鲁看出皮特句认真,绝无言,并且意识自己别无选择于是终于跌坐下来。“在庙以西50米处的一座圆形建筑,你们会找到们所需要的东。在入口的上雕刻着一只猴。” 皮特朝乔迪诺转过身“带一名学生翻译,和离此最近的秘鲁当取得联系。说我们的位置。告我们的处境并请求他们派支军队来。在片废墟中或许藏着更多的匪。” 乔迪诺若有所思地看阿马鲁。“如我们用公开频发出呼救信号这个杀人狂在马的同伙很容就会接收到,抢在政府军之派来一伙暴徒” “政府军靠不住,”香补充道,“政军中也许有几高层军官参预此事。” “有钱能使鬼推嘛!”皮特意深长地说。 罗杰斯点点头“香侬说得对这是一宗古墓盗大案,其利完全比得上任高层次的毒品私。不管这个件的总策划者谁,他肯定会买通政府官员然后才开始行。” “我们可以用自己的率与胡安取得系。”香依提说。 “胡安?” “胡安·查科,他是们这个考古计的秘鲁政府协员。他在离这最近的一座城中负责我们的后勤工作。” “他可靠吗?” “我想是可靠的,”香毫不犹豫地说“胡安是南美受人尊敬的考学家之一,是地斯文化研究面首屈尸指的者。他还在政中负责监察文的非法挖掘与私。” “听起来好像是我的人,”皮特乔迪诺说,“到发报机之后向他呼救,请派一架直升机,把我们空运我船上。” “我和你一道,把米勒博士杀的事通知胡,”香侬自告勇地说,“此,我还想观察下庙宇周围建物的结构。” “带好武器,多加小心。”特提醒他们说 “博士的尸体怎么办?”杰斯问,“我可不能让他像尸街头的受害那样躺在那儿” “我也这么想,”皮特,“把他从烈下抬进庙内,他裹上几床毯,最后再把他运到离此最近验尸官那里。 “把他交给我吧,”罗杰懊恼地说,“只能为他这样位好人做这么儿事了。” 阿马鲁咧开西丑陋的大嘴,住疼痛,大笑来。“傻瓜,群疯狂的傻瓜”他讥讽地说“你们甭想活离开PUeblo de los Muertos。” “Pueblo de los Muertos的意思是‘死之城’。”香翻译道。 他们厌恶地瞥了眼阿马鲁。在们看来,他就一条伤势很重已经没有力气起身子发动攻的响尾蛇。但,皮特仍把他为一个危险人,不想犯低估的错误。不过他并不在乎阿鲁眼中所流露的那种古怪又信的目光。 其他人一走出间,皮特立刻到阿马鲁的身。66就一个处于你这种境地人而言,你表得很有自信。 “笑到最后的将会是我,阿马鲁的脸部然因为一阵剧而扭曲变形,你们错误地闯了一个强大组的势力范围。们发起怒来是常可怕的。” 皮特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一以前也曾遇到这种强大的集。” “你们在太岁爷头上土,已经惹恼索尔波马查科他们会采取一必要的措施来护自己,哪怕意味着整个省彻底毁灭。” “你加入的这个组织;火气真够大的。你么称呼它?” 阿马鲁沉默了。惊吓和失血他变得越来越弱。他非常吃地慢慢抬起一手,指着皮特:“你会倒霉。你的尸骨将远留在这儿与查波亚斯人作。”他的目光散,随后,他上眼睛,昏了去。 皮特看看香侬。“什是查查波亚斯?” “一群有‘云中居民之称的土着。香依解释说,他们属于前印,这种文化曾公元800到1480年间在安地斯山区繁荣,不过后来被加入征服了。是查查波亚斯为他们的死者造了这一大片型精美的墓地” 皮特站起身,摘下那个兵毡帽,扔到马鲁的胸脯上他转身走进庙正殿,花了几钟的时间仔细看查查波亚斯那些令人不可议的工艺品。罗杰斯神色慌地冲进来时,正在欣赏一个大的陶土木乃。 “你刚才说把米勒博士尸体留在哪儿?”当罗杰斯喘吁吁地问道 “在外面石梯上面的平台呀。” “你最好指给我看。” 皮特随罗杰斯来到拱入口的外面。停下脚步,盯石头平台上的滩血迹看了一儿,疑惑不解抬起头。“谁尸体移走了? “如果你不知道,”罗杰和他一样感到惑不解,“我然就更不清楚。” “你到庙宇周围找过?也许他掉…” “我派了四名学生到下找了一遍。他没有发现博士踪迹。” “会不会是哪个生把尸体搬走?” “我查过。他们和我样百思不解。 “死尸不会自己站起来走的。”皮特语平淡地说。 罗杰斯向庙宇周望了望,又了耸肩。“但这具尸体似乎能做到这一点” ------------------ 第七章主要人物简




最新章节:爱如少年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21

最新章节列表
白洁和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原文
妻心类小说全文阅读
帝妃无双3免费阅读全文
天才狂妃燕方回电子书全文
婚后爱情故事全文免费下载
愿不负等待全文免费阅读答案
人鱼影后全文免费阅读
脱单进行时gl全文免费
大清之百度系统免费阅读全文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一吻到天荒全文免费读
第2章 穿越三从四德全文免费
第3章 黑篮内线暴君全文阅读
第4章 奥特曼之超神进化全文阅读
第5章 简柒封夜寒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性全文阅读全文原文
第7章 同学关系全文下载
第8章 婚纱与你+艾鱼全文免费
第9章 仙帝女儿免费阅读全文
第10章 打屁屁全文 小说免费阅读
第11章 白金数据小说阅读全文
第12章 总裁请深爱佘睦瑟全文免费阅读
第13章 霸道军官爱上我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第14章 下载豪门隐婚试爱全文
第15章 反派都是我迷弟格格全文免费
第16章 佟家东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7章 芈月传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包网
第18章 我家王妃超会种田免费阅读全文
第19章 冰火奇缘全文阅读
第20章 闪婚老公极品坏苏陌陌免费阅读全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918章节
纪实传记相关阅读More+

万界魔帝

湛艳坤

意外上垒

费莫寄阳

臣妾惶恐

裴新柔

穿越 时空寻找你下载

骆丁亥

征服校花下载

曾箭

校花保镖 日月星辰下载

封力衷